裕白

既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就让它空着好了....

关于情人节与你所想的事物



*严重ooc注意
*仅限二次人物勿代入三次
*结局不明确你们自己想象
*没肉
*那么食用愉快


“真是意外的快啊……”佐香智久自言自语着。
“那要不要和我一起过?”
“情人节那天你不会很忙吗?”
“不会,刚刚已经把曲子完成了。不过那天上午要宣传一下碟曲。”
“我一天都有时间,你忙完来找我吧。”
“OK”
不经意间,一丝笑意就挂在了佐香智久的嘴边。
今年情人节可以和soraru桑一起过了,有点兴奋。
“啊!要送巧克力吗?”佐香智久脑内突然闪现这个想法。
“但是巧克力的话,不是女孩子的特权吗……”他无奈的摇了摇头,小步走向那松软软的床……
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五点了。
他眨了眨眼,收拾好床铺。就像赖床的孩子般,缓慢的走向浴室。松软的头发向上翘起,松懈的眼神下泛起浓浓的黑眼圈,这已经是多久以前就有的事了?刚出道的时候也是如此,每天睡眠都不是很充足。更麻烦的是那些繁多的琐事,几乎占满了他的生活。
这次决定情人节和soraru桑一起过,也是因为很久没有见到soraru桑了。
大约到了八点作业,天空已经亮了起来。一缕阳光映到了佐香智久的肩膀上。他笑了笑,走向公司……

转眼间便迎来了那天,街上的粉红色装饰不禁让女生们心跳,或许男生也是如此。每到这个节日时,商场的巧克力都会卖出好生意,亦或白色情人节的时候。
佐香智久坐上了列车,戴着墨镜和耳机到达了终点站。那是他和soraru约定好的地方。
“soraru桑,你已经等很久了吗?”
“不好意思我工作拖延了点时间。”
“没事。”
说完soraru对佐香智久笑着说:“好久不见,就坐在这里吧。”
“恩。”
“最近过得还好吗?你那边工作很忙吧?”
“的确是有点呢,每天都看到你刷推特我有会很羡慕呢,就在想‘为什么这个人这么闲啊’这样的事。”
“智久你果然没变。”
“诶,我倒是觉得我变了很多。”
“哪里?”
“比如说唱歌要超越soraru桑了这种事。”佐香智久自信的说道。
“你这家伙!那么下次再来一起合唱吧?”虽然前句soraru表现出了不服气的口气,但说到合唱时还是露出了很开心的表情。
“嗯!”
停顿了一会儿,soraru突然问道:
“说起来,你明天是休息吗?”
“是啊,今天已经把工作都做完了。经纪人说我最近太累专门给我放了一天的假。”
“很好啊,你有时候不要辛苦过头了。注意点自己的身体。”
“注意身体的不应该是你吗?”佐香智久先是皱了皱眉,笑着对他问着。
“不要说这个了……!你要喝点酒吗?”
“诶?但是我不太习惯这种东西……”
“也是啊,你不经常喝。既然不经常喝的话,那今天就特例一次也不错对吧?”
“我对面的soraru桑都这么说了,我怎么敢不喝呢~”
“喂……不要说的我像王子一样。”
“lon桑不是经常这样说吗?”
“明显是玩笑啊?”soraru稍显着急的说。
“无所谓啦,我知道soraru桑人很好的。”
“……”
“诶?怎么了?”

“soraru桑!?”
soraru突然趴到了餐桌上,发出了很大的响声。佐香智久惊讶了会儿,摇了摇soraru,那黑色的卷发轻轻的碰到了佐香智久的手背。
然后佐香智久弯下身去,在soraru耳旁小声的说道:
“soraru桑……睡着了吗?”
他看了看soraru的背影,将他轻轻的扶到了车上。
他是累了吗……?还是说喝醉了……但是一声不吭的话很奇怪啊……总之这边离我的公寓很近,先让他去休息会儿吧。
两个人的背影在路灯的照耀下逐渐拉长,这条路今天意外的安静,没有任何声音在喧闹。
过了半个小时左右,佐香智久带着soraru终于踏进了家门。他小心的将soraru拖到沙发,并找了合适的被子盖在了soraru的身上。慢慢的抬起脚走到厨房倒了水,放在了桌子上。那声音几乎堪比针掉落地般的,传在这间屋子中。
“说起来,毕竟今天是情人节,我还是给soraru桑一块巧克力吧。”佐香智久这样想着。
他小声的走到沙发边上,将一块很小的方形巧克力悄悄塞入soraru衬衫是口袋中,并乘着气息说道:
“情人节快乐!soraru桑”
“唔……啊!”
突然间,soraru用手按住佐香智久的头,亲了上去。双方的嘴唇彼重叠在一起,轻轻的摩擦着。
“soraru桑……!你在干什么!!”佐香智久的脸上突然泛起一层层红晕,躲开了沙发。
“吻你啊。”soraru不耐烦的说道。
“为什么……要吻我?你不是homo……吧?”
佐香智久颤抖的问道。
“我对你抱有好感。况且刚刚你又对我说那么可爱的话,不经意间就……”
“很差劲啊,你这样的回答。”佐香智久似乎有些生气,他缓缓的站了起来。双脚有些颤抖,向soraru走去。
“我做的事让你感到恶心了吗……?”soraru坐了起来,带着抱歉的语气说着。
“那就来做吧,看看你对我抱有的好感能否对着一个男人竖起来。”佐香智久似乎很坚定的说出了这句话。然后骑到了soraru身上。
“智久……你是不是醉了?”soraru怀疑的看着佐香智久。
“那就当做是一场梦好了。”
“梦吗……是做了场好梦呢。”

……

早上醒来,soraru已经从佐香智久家离开了。
佐香智久的眼角稍显淡红色,眼泪弄湿了床单。
他走到桌上,soraru留了一张便签:

“我爱你。”

END-



其实这个文是soraT周年庆时写的,因为有人不看贴吧我就放上来了。最后soraru桑说的本来是明天也请多指教,但是她们说太虐了我就改成了这句。。。。个人觉得HE,大部分都说BE。嗯。。。。就这样吧☆〜(ゝ。∂)

评论(5)

热度(9)